明年的东京奥运,我们能看到电竞比赛吗?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蹦迪班长”,作者L4ughing

1.电竞与奥运的这几年

电竞爱好者对奥运会有着特殊的情感。二十年前的那代电竞人,把WCG看作是“电子竞技奥运会”。最近几年,新一代的电竞人,又将“电竞入奥”的想法时常挂在心头。

“电竞入奥”的呼声之所以如此之高,来自于电竞和奥运会两方面的因素。

电竞玩家渴望与奥运联系起来的原因显而易见,毕竟“电子海洛因”的影响深远持久,他们需要一个代表着“更高、更快、更强”的赛事来改变误解与偏见,奥运会这样顶级的综合体育赛事,自然成了最佳选择。

而电竞从业人士,则是希望通过一个全球性的体育舞台,将正在快速发展的电竞产业推向更广的人群。

奥运会的现状也给了电竞一丝希望。最近几届的奥运会已经明显呈现出观众老龄化的趋势,吸引年轻人的关注正成为奥运会改革的目标。

2016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一边喊着“我们不能坐等年轻人来关注奥运会,而应该主动融入到他们的世界中去”,另一边就张罗着把攀岩、冲浪、滑板这些年轻人感兴趣的运动新增到了下届东京奥运会。

但面对近些年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关注和参与的电子竞技,国际奥委会的态度却一直比较暧昧,时常先打一下你,然后再给一块糖,让你觉得疼,但又不让你完全失去希望。

2017年,巴赫在采访时明确提到:“我们主张的是没有歧视、没有暴力并与人类之间和平共处,这与部分宣扬暴力、爆炸与杀戮的电子游戏主旨不符。因此,我们要与这类游戏划清界限。”

但到了2018年,国际奥组委就“真香”了,正式认定电子竞技是一项体育运动,还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参加了洛桑电竞论坛,并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共同成立了一个“电子竞技联络小组”,国内的腾讯还作为小组成员,参与了国际奥委会对未来电竞策略的讨论。

那一年,还有件“大事”在发生——电竞首次进入亚运会,成为表演项目,并且得到了极大的关注。

不过,当不少人都感觉2024年电竞进入奥运会有戏时,国际奥委会在134次全会上表示:“同意2024年巴黎奥运会增设霹雳舞、滑板、攀岩和冲浪四个项目。”

虽然电竞并不在列,但能否出现在2024年奥运会赛场,依然存在很大变数。

其实国际奥委会又何尝不想接纳一个拥有大量年轻受众的新兴项目呢?关键在于,作为一个跨越三个世纪的、最顶级的全球性体育赛事,奥运会的每一个新动作都要格外谨慎。

巴赫此前也不是没有肯定过电竞,他说电竞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但在不断自我塑造的过程中,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成熟的组织,缺乏必要的纪律性,也没有相应的行业监管措施、方法和统一标准。”

我觉得这句话挺中肯。从暴雪到V社再到腾讯,都在电竞领域有着各自顶级的赛事,这些赛事吸引了数以亿计的年轻群体。虽然看起来电竞的盘子越做越大,但这些电竞赛事之间是彼此分隔的,甚至还有竞争关系,如今的电竞行业更像是围绕某一款游戏而形成的一个个独立体。

这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就成了巴赫口中的“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成熟的组织”,他的担忧也很现实,“总得有人来保证这些电竞选手上场前没有服用兴奋剂吧?”

所以,一个既懂传统体育运作,又了解电子竞技的组织就显得无比重要。

2.冲着电竞全球化的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

电竞相关的组织并不少,甚至每个大学里都很可能有个电竞社或者电竞协会。这些组织大多是由电竞爱好者或者电竞业内人士组建,他们热爱电竞,对电竞有激情,但真正对接类似于国际奥委会这样的传统体育机构时,可能就会感到有心无力,甚至连直接对话的渠道都很难获得。

去年12月新成立的一个国际电子竞技单项组织——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lobal Esports Federation,以下简称为GEF),似乎正在打破电竞与传统体育之间的隔阂。

之所以说GEF有望打破隔阂,是因为他们的创始团队过于硬核。

新加坡奥林匹克委员会秘书长曾成兴当选首任GEF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加拿大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Charmaine CROOKS、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担任GEF副主席。

GEF团队成员大多与传统体育关系密切,甚至在GEF宣布成立的当天,现任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的黄思绵也来到了发布会现场,并对GEF表达了祝福。

这份祝福可以间接看作是国际奥委会对GEF的站台,毕竟黄思绵在国际奥委会也是号人物,他曾担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在2013年的时候还是国际奥委会新主席候选人之一。

尽管刚成立三个月,但GEF已经有了主席团、八大工作委员会、COO和执委任命、70多个成员,看得出这个组织在积极地搭建资源。这些动作乍一看平平无奇,但却有着显示其定位的深远含义。

4月13日,GEF官网对外公布了八大工作委员会,并宣布了两位权威人士的任职信息:Paul J. FOSTER任职GEF首席运营官,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主席冈村秀树担任GEF执委。

一位来自传统体育界,一位具有电竞行业和游戏厂商的双重经历,两位权威人员的从业背景在这一组织里有着很强的代表性,从中也可以明显看出GEF的一个重要目标:将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相融合。

Paul J. FOSTER代表着传统体育界人士,是个典型的“奥运人”,在他从业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先后参加过包括夏季和冬季总计10届以上的奥运会领导团队,还曾任职国际奥委会礼宾、活动和招待部负责人。

Paul在体育界拥有丰富经验,除曾担任过国际奥委会顾问之外,还在多个大型体育赛事和活动中肩负要职,比如在2015年巴库欧洲运动会和2017年巴库伊斯兰团结运动会出任礼宾主管。

2015年,巴库举办了首届欧洲运动会

2015年,Paul被欧洲运动委员会任命为礼宾总监。那一年,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办了首届欧洲运动会,在此之前,欧洲是唯一一个没有综合性运动会的大洲。巴库欧运会首席运营官西蒙·克莱格对Paul的到来有很高的期望,“Paul在体育界的国际声誉将增强现有的欧洲运动委员会,协助我们举办一届令阿塞拜疆乃至整个欧洲感到自豪的赛事。”也正是Paul多年礼宾方面的从业经验,促使首届欧洲运动会得以顺利进行,在为期17天的比赛中,总共接待了6000多名参赛运动员。

作为回应,Paul当时除了一些“倍感荣幸”的客套话,还说出了参与首届欧运会的关键所在:“期待与我们所有的国家和国际利益相关方合作,提供一种经验,它将成为未来所有欧洲运动会的基准。”

Paul在礼宾方面为欧洲运动会开创了赛事标准。而这种看似基础层面的标准化制定,正是如今电竞走向全球体育化所迫切需要的,同时也是GEF和电竞走向全球化最需要的,这也是GEF为何需要他的重要原因。

Paul之外,此次另一位新上任的执委冈村秀树,代表着GEF中的电竞行业人士。冈村秀树有着多重身份,他是世嘉集团董事会主席,也是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主席。

冈村秀树所在的世嘉是日本一家老牌游戏公司,曾经与任天堂、索尼、微软并称为四大家用游戏机制造商。虽然是一家游戏公司,但世嘉公司与奥运会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此前与国际奥委会的独占授权者International Sports Multimedia(ISM)有过多次合作,包括2008年北京夏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2年伦敦夏奥会、2014年索契冬奥会、2016年里约夏奥会。如今,世嘉又成为2020年东京夏奥会唯一的官方游戏提供商,目前已经公布了4款2020东京奥运会主题的游戏。

之所以说冈村秀树代表着GEF中的电竞行业人士,是因为他的日本电子竞技联盟(以下简称JeSU)主席的身份,他领导下的JeSU在此之前还是另外一家电竞协会的成员。如今冈村秀树加入GEF,预示着在他看来,相比那些已经成立十多年、没能帮助电子竞技在国际体育领域取得实质性提升的电竞组织,显然GEF的发展潜力更好一些。

冈村秀树

对电竞行业有所了解的都知道,日本此前称得上是游戏大国,电竞荒漠

日本3423万游戏玩家中,拥有游戏机的1628万人,手机2865万人。手游市场增势头强劲,同时人均消费超过中美之和。(数据来源GameAge)

但是自从2018年日本国内五大电竞组织整合成为JeSU,冈村秀树出任JeSU主席后,日本电竞就呈现出了一种新局面。

冈村秀树在JeSU刚成立时,就宣布为日本的电竞职业选手发放执照,举办带有奖金的电竞大赛,力争早日加盟日本奥委会,向国际电竞大赛派遣日本官方代表团参赛。

看起来举办带有奖金的电竞大赛是与日本法律对着干,其实冈村秀树是利用正规途径得到了官方的认可,这个途径便是发放选手执照。在日本,所有运动员都需要官方认可的专业执照,拥有执照后才能与普通选手区分开,从而令获得的奖金不受法律约束。

日本电竞在政策方面得到了解放,很大程度上也促进了行业的积极性。就在JeSU成立后不久,2018年亚运会开始了,电竞赛事开始前,冈村秀树履行了当初成立JeSU时的承诺,“与现实体育项目一样,我们会派出电竞选手参加亚运会。”他觉得参加这种大型的体育赛事,是改变公众对电竞印象的最好方式。

在这届亚运会上,国内足球氛围浓厚的日本,顺理成章地拿到了足球电竞项目的冠军。在此之后,成立不到半年的日本战队DFM又打入了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这使得日本电竞迅速得到大量关注,DFM队服上接连被印上NVDIA、罗技等17个赞助商的LOGO,并在S8资格赛上获得一场胜利后,日本国内对于电竞赛事的关注也由此升温,“DFM WIN”就登上了推特日本区的热搜。

接连的惊喜,使得日本网友将2018年称作是“日本电竞元年”,甚至eスポーツe-Sports(电竞)一词,都入选了日本当年的十大新词。

日本电竞的快速发展,与冈村秀树以及JeSU的成立不无关系。而如今冈村秀树以执委的身份加入到GEF,也能够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让GEF在拥有众多奥委会背景的前提下,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电竞砝码。

3.始终避不开的游戏厂商

除了有游戏厂商背景的冈村秀树,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也在GEF创立初期就担任副主席职位。可能有人会问,为何国际电竞联合会接连有游戏厂商的高管加入?

其实这与去年底在瑞士洛桑举行的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有一定联系。这届峰会鼓励国际体育组织探索电竞领域,给出了两条可参考的路径,其中之一便是“国际体育组织与游戏厂商有很大的合作潜力,探索更多与游戏厂商合作的可能。

与传统体育不同,如今每一个电竞项目都有对应的游戏厂商拥有版权。

作为一个全球性的电竞组织,为了获得国际体育组织的主流认可,终究绕不过与游戏厂商之间的版权问题,而GEF吸收腾讯、世嘉以及未来可能更多的游戏厂商的力量,自然也更容易扫清版权层面的问题。

对于GEF来说,多重背景的冈村秀树还有可能为电竞的推广带来更多的想象。

冈村秀树作为JeSU主席,在他加入GEF之后,JeSU有很大概率也随之加入。在日本国内,JeSU是受到官方认可的电竞联盟,客观上促使GEF未来在日本开展电竞活动能够得到一定的便利条件。

而冈村秀树世嘉集团董事会主席的身份,使得GEF与世嘉旗下的奥运版权游戏也走得很近。

虽然电竞还不在东京奥运会赛事大名单当中,但日本因最近的疫情推迟举办奥运会,加之最近《日本时报》报道的日本政府为振兴经济正计划与私营企业共同推动电竞产业发展,都让电竞游走在奥运边缘有了更多的可能。

除了电竞赛事的版权问题,游戏厂商在电竞生态搭建上积累的赛事经验、培养的人才体系,也是GEF接连引入游戏厂商一大原因。

GEF在去年宣布成立时就对外宣称会在2020年举办全球性的电竞赛事,虽然内部拥有数位经验丰富的奥委会背景成员,但电竞毕竟还是个新兴项目,需要仰仗游戏厂商在电竞生态搭建上的经验。GEF创始合作伙伴腾讯在这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旗下电竞赛事众多,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已经成为电竞赛事的标杆之一,自研产品《王者荣耀》及KPL联赛对移动电竞的职业赛事具有开创意义。而中国电竞行业也在近几年进入爆发期:生态搭建上,有多个城市落地俱乐部场馆;重要赛事上,拿出过在亚运会多个电竞项目中夺冠的优异表现,增强了社会大众对于电竞的认知。

整合传统体育人士资源、游戏厂商的版权和电竞经验,以及搭建执委会,是GEF成立这三个月里所做的事情,虽然看起来都是一些基础层面的工作,但却是年轻的电竞行业所需要脚踏实地做的事情。

一旦这些资源全面铺开,并且能够得到有效利用,暂且不论能否登上奥运赛场,但在健康发展这条路上,电竞行业的确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原文链接

上一篇:哈尔滨为什么叫“哈尔滨”?
下一篇:早报:45岁的生日夜,祝福与争议并存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